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行情

求之不得之仙缘第三十章房屋易主下营养

2021-01-15 来源:

求之不得之仙缘 第三十章 房屋易主 下

玉翠花迷晕了董洛,之前她和玉金回避风险已成为今年基金投资的头等大事。银早就商量好了,她假扮玉金银的女儿,事成之后,玉金银便卖了这宅子,平分董家财产。她拿到钱之后便为自己赎身,回家种田去。

“给我搜!里里外外,都给我搜仔细了,任何一个死角都不放过。”只见玉金银对着手下的人大喝一声。

“属下遵命!”下手的人説道。

玉金银一声令下,他手下便将府邸翻了个底朝天,他们想要寻找董勇的地契和房契。

“回禀老爷,没有搜到!”手下的气喘吁吁地説道。

“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。”玉金银有diǎn纳闷,心想:这董勇会把它们藏在那里呢?

“那董勇藏的太好了,属下们搜遍了仍是无果。”

“大家不用找了,给我搜董勇的身,我就不信找不到,难不成它长翅膀还飞了不成。”玉金银不慌不忙説道。心想:我年纪时候就常把钱放身上,从不离身。

董勇原以为藏在裤裆里就万无一失了,万万没料到就算藏在裤裆里还是会被人给找了出来。正所谓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

“找到了!”一xiǎo厮满头大汗,欢欢喜喜地把房契地契交到玉金银手中。

“在哪里找到的?”玉金银看着房契,地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,心想:这大宅子终于归我莫属了。

“回老爷话,属下在董勇裤裆里给搜出来的。”

“果然在他身上。”玉金银对此早有预料,没想到那董勇还真把房契藏在裤裆里,真乃是苍天有眼啊!“他裤裆里可还有什么值钱的宝贝?”玉金银向来贪得无厌。

“属下看到那董勇的裤裆里除了是屎,没别的,属下们听説那董勇拉屎从来不擦屁股。”那xiǎo厮咳了咳,他被董勇裤裆里的骚臭味熏得受不了了,眼泪都差diǎn流下来了。

“呃!董勇真够脏,他娘子居然还对他那么死心塌地。”玉翠花百思不得其解地説道。

那xiǎo厮欲言又止,他想説那是因为董勇下面那鸟比普通人的大。

趁着董勇醉酒不醒,玉金银偷偷在新房契上按上了他的手印。

“可这董勇在这里躺着,也不是个事,我们该如何是好?”一xiǎo厮多嘴道。

“扔出去!还有那董勇的儿子都一并扔出去,在这碍眼。”玉金银心想:再也别让我看到他们父子。

“是,老爷。”

随后董勇和董洛就被几个下人抬着,刚出了门,他俩就被人重重摔在地上。

“禀告老爷,门口还躺着一个女人!貌似是董勇亲戚来着。”一xiǎo厮急急忙忙补充道。

门口食娘渐渐醒来,睁眼一看这么多人看着自己,就知道不对劲,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“还不快滚!”另一xiǎo厮对她説道。

“你们别赶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食娘大叫一声。

“算你识相!”玉金银大吼道。

食娘到处看不到董勇,再看玉金银本来原本慈眉善目,现在却是凶神恶煞,这才恍然大悟,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才睡了一觉的时间,家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当晚,恰逢月圆之夜,天空渐渐变的昏暗,月亮悄悄钻进了云层,星星更是一颗没有,这种时候人们大多已呼呼大睡。

只有那不要睡的打更的人,浑身哆嗦着一边在外面死命地敲着锣,嘴里还一边喊着:“天干物燥,xiǎo心火烛。”

玉翠花深知玉金银作恶多端,为了钱财更是不择手段,她若一直呆在玉金银身边,帮他为非作歹,将来定不会有好下场。她和玉金银约好,半夜在xiǎo树林里见面,她鬼鬼祟祟来到一片荒无人烟的树林里,玉金银早就等候她多时了。

“如今事已办成,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。”

“呵呵!”玉金银冷笑道,又説:“不着急!”

“我怎么能不着急!我娘刚过世,家里急需用钱。”玉翠花説道。心想:这玉金银不会是想赖账吧!

“我劝你考虑清楚,”玉金银语气郁闷死了中带着一丝要挟。“这是你要的银子,都在这。”

“我考虑的很清楚,我不干了。”玉翠花接过银子,数了数,看着白花花的银子,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。

“哈哈哈哈!”玉金银一阵狂笑,让她毛骨悚然,心生畏惧。

趁着玉翠花拿着钱,转身的一刹那,玉金银将藏在袖中的尖刀拔出,刺向了她的后背。

“你……”玉翠花顿时口吐鲜血,扑倒在地。怒视着玉金银,她怎么也没找到玉金银竟会过河拆桥。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。好在玉金银那一刀没有插中她的要害,她心想:就算死,我也要与你同归于尽!

玉金银想上前在补一刀的,不料玉翠花伸出双手,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。玉金银彻底蒙了,别看她是个柔弱的女子,手上的力气还真不xiǎo,不一会玉金银就感觉呼吸困难,面红耳赤,脖子也被她勒出了两道血印。玉金银一时慌了神,拔出了那把刀,对着她的肚子连捅了数十刀,刀刀致命。直到她送开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浑身是血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确定她没气了,拿着钱,才肯离开。

不远处,传来“轰隆隆……”一声巨响,大地瞬间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。只见那浑身透着绿光,类似的剪刀的怪物,从地底里爬了出来,那怪物所经之处,都一片狼藉……

打更的人突然觉得身后冷飕飕的,他似乎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常,立马转身回头看,却什么都没有看见,他还是不由得心跳加快,加快了脚步,却还是没能躲过一劫。“啊!”只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过后,他便人头落地,血溅一地。

天蒙蒙亮,王建议家人多加关心。此外府外空气中弥漫着浓浓血腥味,到处可以听到成成千上万男女老少的哭声。王府内遍地横尸,血流成河,今人发指。灵潇门外那些武林高手都倒在了外面,被剪的衣服破破烂烂躺在外面一动不动,如同一只只死虾……

广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
成都治疗内分泌性不孕
伊春医院牛皮癣哪好
友情链接
杭州房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