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要闻

只手量天第四十七章并肩作战节能

2020-10-19 来源:

只手量天 第四十七章 并肩作战

云蓝萝听出离威的话中之意,哪敢停留,身形飘动,电闪而出。

离威一声冷笑,红幡一抖,见风而长,幡面红雾滚动,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道,红雾里白骨枯手伸出红云,向云蓝萝抓来。

云蓝萝折扇连抖,宫装美人喷出纯阳之气,红幡内发出阵阵哭声,白骨枯手缩回红雾。云蓝萝银色小骤然张开,向离威罩来。

其他四人见离威动手,各施法器,纷纷击向云蓝萝,尤其其中白面白须之人,掐诀不止,立时有两个高大的尸槐出现在云蓝萝面前,尸槐满身绿色尸毛,悍不畏死地用尖尖的利爪向云蓝萝抓去。

用不多时,云蓝萝顾此失彼,险象环生,白衣之上血迹斑斑,步履轻浮,有了不支的迹象,她脸色苍白,掐诀祭出一个符咒,咬破舌尖,把舌尖之血喷到符咒之上。

符咒发出巨大的爆炸之声,顿时烟雾弥漫,云蓝萝顿时消失在原地。

“她已经受伤,跑不了多远,大家赶紧追赶!”离威祭出一个黑色的八哥枯骨,八哥转了一圈,骨翅一展,向着一个方向飞去。

一块巨大的岩石边上,空间扭曲,云蓝萝从里面踉跄而出,肩部之处一个巨大伤口仍流血不止。她眼神暗淡,跌坐在地上。

“第三次逃脱了,符咒已经没有了,况且即使还有符咒,我也没有能力激发,看来今天九死一生了!,也不知道这些人和父亲有什么过节,居然死追不放!但我就是死了,也不能让离威这群人好过!”云蓝萝手里握着一个紫黑色小球,暗自想道。

周围树枝轻摇,离威五人出现在云蓝萝四周的树上,离威喋喋怪笑,阴森地说道:

“小师妹,怎么不跑了?当年你父亲刚愎自用,只因为我偷看了你母亲几眼,就说我心底阴暗,而你母亲火上浇油,添油加醋,枉我对她的一番苦心!他废了我的元丹,象狗一样把我扫地出门!要不是我遇到玄黄门螣莫宗主,另辟蹊径,我早都埋尸荒野!可不管我如何努力修炼,这筑基大圆满已经多年,始终无法再次突破到结丹境界!你说,师父师母的大恩大德我怎么能忘?该如何报答?”

“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,我要把你变成漂亮的尸槐,然后送给你父亲,就当是我这做弟子的一番孝心!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离威面容扭曲,笑声难听至极。

“你肯定是学了你母亲的易容之法了吧?让我看看当年号称黑叶大陆南域第一美女的蓝秋仙子,宝贝女儿有没有她的风采?”离威说罢,张手一扬,一股绿色的雾气飘向云蓝萝。

云蓝萝无法移动,偷偷把手里的紫黑色小球摩挲几次,就想向地上摔去。谁知云蓝萝后面树上的白面白须之人,似乎早已有所准备,手中两道银丝席卷而来,把紫黑色小球卷了过去。

“师父的彻天动地的炸天雷我岂能不防?小师妹,你放心,我会把你漂漂亮亮地送回家!”离威冷笑着说。

说话之间,绿色雾气已经蔓延到云蓝萝身边,她顿时躺倒在地上。绿雾飘散,一张精美绝伦,美艳无双的俏脸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“还真是没有让人失望!”离威看了半天,有了一阵的痴迷,忽然面上出现扭曲,叫到:“苗大,她就交给你来炼制尸槐,千万可别炼坏了我送给师父的大礼!你继续在此地设伏,千万别再出差错!”说完,身子一拧,和另外三人很快消失了身影。

苗大落到云蓝萝面前,眼睛痴痴地看着云蓝萝,面上慢慢起了变化,鼻息越来越严重,忽然伸出手来,就要剥开云蓝萝的白色外衫。

还没等他的手碰到云蓝萝的衣服,只听到身后风雷声响起,顿时脸色大变,身体横向而动,同时拿起白骨大棒向身后击去。

白骨大棒却击了个空,只听得苗大闷哼一声,一把短剑刺透了他的肩部,他咬紧牙关,飘然而起,扭头看去。

我让自己当十次孙子

只见一个少年眉清目秀,眼神清澈,身上血迹斑斑,正对他怒目而视。

“你是何人?敢对玄黄门的人下黑手,你是不想活了?”苗大心里郁闷至极,居然接连两次被人偷袭。

“长生宗王乐天!”乐天大气凌然,说话间,斯人剑再次响起风雷之声,直取苗大人头。

苗大气急,却因为受伤不敢恋战,身形一转,飘到树上,口中发出尖啸声。

还没等他的啸声结束,比他的啸声更尖锐刺耳的啼鸣声在他头顶响起,朦胧中他看见一个圆滚滚的白色小兽有双大大的眼睛,正不屑地看着自己。

苗大砰地摔倒地上,斯人剑带起一蓬血水,发出欢快的剑鸣声,苗大的人头落地。乐天在苗大怀里搜出一个储物袋,找到一枚绿色的丹药,喂云蓝萝吃了下去。

看着躺在地上的云蓝萝,乐天心中复杂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云蓝萝居然是个漂亮的少女,此刻身上泛起绿色,明显是中了毒,因为已近天黑。刚刚服用了丹药,身上的绿色正在慢慢地消退。

“若不是我的原因,她也不会受此磨难!这玄黄宗之人不知道为什么发了疯,不仅对自己穷追猛打,还对云蓝萝也下了手!”乐天暗想。

原来乐天也莫名其妙地受到玄黄门另外五个人的围杀,在乐天表明身份,并提出受耶律鬼和耶律魂之约后,这五人更加疯狂,出手毫不留情。

被乐天杀掉一人后,乐天也受了些轻伤,剩下四人穷追不舍,乐天好不容易摆脱了四人,却正赶上云蓝萝被围困于此,他暗自等待机会,这才救了云蓝萝。

云蓝萝慢慢醒来,看见乐天正看着自己,知道是这个无赖小子救了自己,可不知为何,顿觉委屈至极,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就那么不顾形象地哭了起来。

看着梨花带雨,垂泪不止的云蓝萝,乐天手足无措,焦急地说道:

“你不要哭了,眼眼是他的父亲托付给我的,是我的兄弟,哪个人会把自己的兄弟送人?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,玄黄门的人马上会追到这里!”

不知道是因为乐天的解释生了效,还是意识到自己还身处险境,云蓝萝止住眼泪,看了看乐天,忽然展颜一笑,她本就生得美丽,如此一笑,顿时如春花初绽,百媚丛生。

“算你这无赖小子还有些良知,本公子的账以后和你慢慢算!你出尔反尔,诡计多端,怎么也没能逃出去啊?”云蓝萝看乐天身上斑斑血迹,笑着问道。

乐天没有面对面和同龄少女相处的经验,看云蓝萝又哭又笑,很是不解,而且眼眼在树上传来了示警之声,不禁焦急地说道:“云师妹,玄黄门的人追过来了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!”

“好!嗯?云师妹?……”云蓝萝意识到了什么,伸手在脸上一摸,顿时两片红云腾起,站了起来,却感头晕目眩,脸色苍白,差点跌倒。

乐天看出云蓝萝所中之毒尽管已经服用了解药,但仍然留有后遗症,短时间内可能无法动用灵力,一只手拉住她的手,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,身形转动,带着云蓝萝向前驰去。

云蓝萝被乐天抓住柔荑的瞬间,身体一僵,下意识想要抽出,可美眸轻转,忍住了冲动,任由乐天把自己的手握住,待到乐天的另外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,她的脸色更加红艳,似要滴出水来。

乐天根本没有注意到云蓝萝的变化,尽管形势恶劣,他还是时刻观察了所处位置,加上眼眼的侦查示警,他们绕来绕去,时停时进,有惊无险地走了很远的距离。

随着时间的消逝,云蓝萝所中之毒的残留毒素已经彻底消失,加上灵石的补充,灵力也恢复完全,她身形飘逸,灵动异常,不再需要乐天的带动,可却没有抽出自己的手。

“小子,你挺能跑啊!”在乐天转过巨大山石,前面四个玄黄门的人堵住了去路,为首的黑脸汉子大声喝道。

乐天面色平静,他知道尽管小心翼翼,迟早会碰到玄黄门的人。他把云蓝萝拉到身后,也不搭话,默运灵力,斯人宝剑瞬间放大,乐天双手持剑,一剑刺出。

黑脸汉子尽管是筑基后期,却面色凝重,他们中死去的玄黄门弟子就是死在乐天这一剑之下,此剑剑气诡异,普通防护法宝根本无法防护,死去弟子就是因为大意,被破了防御才命丧黄泉。

黑脸汉子身形转动,盘旋而起,躲过斯人剑锋芒,他单手掐诀,一条暗红色藤蔓从他肩部生出,藤蔓迅速变粗,犹如巨蟒向乐天缠绕而来。

忽听弓弦响起,一只金色小箭射出,正射中藤蔓,藤蔓暗红色汁液流出,震动不止,卷曲而归。黑脸汉子脸色苍白,不禁怒喝道:“居然伤了我的血蟒藤,你找死!”

乐天看见小箭射出,不禁惊喜交加,看向云蓝萝,云蓝萝巧笑嫣然,正一脸骄傲地看着他!

乐天顿时心中有数,没有了负担,身影暴起,斯人剑横扫过去,云蓝萝弓弦连响,金色小箭接连射出。

玄黄宗四人各展神通和乐天二人战在一起。

玄黄门四人中,筑基后期一人,中期一人,初期两人,尽管整体实力超过乐天两人的筑基初期和筑基中期,但乐天二人法宝怪异,配合默契,对玄黄门几个功法相克,双方竟然斗得旗鼓相当!

肝纤维化吃护肝片管用吗
七台河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河源专门治牛皮癣医院
友情链接
杭州房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