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行情

我正在屋里做饭节能

2020-10-21 来源:

今天,我正在屋里做饭,老公慌里慌张地跑进来,惋惜地说:“哎,真不幸,大表姐今天傍晚被轿车撞死了,可怜……”老公说不下去了。

我听后也觉得胸前一堵,不敢相信地摇了摇头,也跟着老公唉声叹气,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。但是,我却想说:苍天有眼,大表姐终于可以到另一个世界享福了。一种痛苦又欣慰的复杂感情同时涌上了我的心头。不禁想起那次表姐夫来家里说起的那些事。

其实,大表姐的晚年其实是很落魄的。虽然她拉扯了两儿两女,本来七十五岁的大表姐可以颐养天年了。可是,现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圆满。

大表姐的大儿子是地道的农民,只是一把死活计,因为没有念过多少书,脑筋非常死。前几年搞大棚蔬菜种植了,因为没有文化,有一次在农药配比时出现了错误,致使两个200米延长的黄瓜大棚秧苗被药死,损失几十万。这下不仅贷款难以偿还,连自家的生活都难以维持,所以大儿子就理直气壮地对父母说:“你们二老啊,这辈子指着我养老恐怕不易了,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啊。再说我还要给在外地念书的孩子一些生活补贴。”表姐夫虽然是教师退休,可是因为退的早,退休金也只有一千多元。怎奈漏房偏遭连夜雨,先是大表姐得了脑血栓,后来他自己也得了糖尿病,这样几乎家里一点积蓄都没有了,而且两个人也很难照顾自己,所以老两口的养老问题一时间就成了难题。如今听大儿子这么说,老两口也是一筹莫展。不走吧,看着大儿子艰难的日子待不下去;走吧,可是往哪里走呢?

后来他们想到和两个姑娘商量。二姑娘直接就拒绝了: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,你有儿子,养儿防老,凭什么来我家。再说,我公公婆婆年龄也大了,你们再来,四个老人,这不要我命吗?

两位老人一听,立刻哑口无言。以后再也不敢提起。

没办法,只好暂时住到大姑娘家。大姑娘家住在县城,只有一个婆婆,身体还可以。大姑爷在外地打工,只有一个儿子在外地上班。日子勉强能维持。怎奈两位老人身体不争气,不是今天这个需要输液,就是明天那个需要打胰岛素,把大姑娘忙得团团转。但是她毕竟也是五十几岁的人了,一个月以后就累得支撑不住了,她家儿子听说后,也不断打来,要妈妈叫姥姥姥爷去二舅家。两位老人听后,也觉得过意不去,他们不想再拖累大姑娘。

是大姑娘打的,和二儿子详细说明了父母的情况。二儿子在大连上班,刚结婚不几年,日子也并不宽松,但是想到是自己的老人,也没好意思拒绝。于是两个老人开始由大姑娘护送去大连。

来到了大连,老两口并不适应,庄稼地里呆惯的人,觉得楼房像个鸡笼子,对门见面都不打招呼,他们觉得城里人实在是太冷漠了,就十分想回老家去。可是,没办法,于是两个老人只好在那里煎熬着。

来了半年之后,仍然是生病不断,惹得二儿媳也是指桑骂槐。有一天,老两口实在觉得寂寞,于是老头决定带领老婆儿去街里的公园转转。老婆儿答应了,但是老婆儿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:“老头子,我的嘴因为得了脑血栓,说话不清楚,你可千万别把我丢了。”老头听后笑了:“你放心吧,保证把你顺利地带回来。”于是两位老人乘上了去公园的环城车。

上了车,两位老人才知道,原来城市里有这么多人,公交阿根廷小球员放弃阿根廷国籍车挤得满满的,乘务员还叫上,结果人越上越多,不知什么时候,老头和老婆儿已经被分开,二人却全然不知。等到快到站的时候,老头儿叫老婆儿下车,却无人答应。老头儿心想:我告诉过她站台的名字,她听到乘务员报站台应该知道下的。于是老头儿就下去了。可谁知,公交车已经过去了,却不见老婆儿的影子,就这样,老婆儿走失了。在车站等了很久,仍然不见老婆儿的影踪,老头儿只好回家告诉了二儿子,于是发动全家人找,还发广告找,直到两个月有一天二儿子接到了一个,才在流浪人口收容站找到了老婆儿。

这件事情以后,老头儿说什么也不想在城市里呆了,想到差点与老婆儿见不到面,他硬着头皮,不听二儿子劝阻回到了大儿子那里。可是,大儿媳对两位老人的归来并不欢迎,整天沉着个脸,摔东摔西的,有时说话也阴阳怪气地:“有钱了就去城里,没钱了就回来拖累人,有些人啊真不知咋想的。”

老头听在耳里,难在心里,真是无可奈何。这时,老婆儿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地折腾脑血栓再次发作。老头儿只好和老婆儿再次住进了医院。这次大儿子正好顺水推舟不再管了。医院住了有一周,老婆儿的病情有所好转,老头儿因为钱的紧张想出院,万般无奈打通了大姑娘的。就这样,大姑娘心疼老人家,接到了自己家中暂时居住。这期间,二儿子曾经打过几次,怎奈自己的日子捉襟见肘,也没有提钱的事情,二女儿也打过,只是问问母亲的病情,别的一概不提。

时间又过了半月,一天快傍晚的时候,老婆儿自己上街买晚餐。因为脑血栓后遗症,她走路不是很灵便,当时老头儿正在看戏曲频道,她没吱声就自己出来了,在小区和超市的拐弯处,就出现了车祸,老婆儿当场毙命。

车祸的鉴定是在老婆儿去世后的第五天出来的,由于老婆儿是横穿马路,所以有三分的。这样按着国家法律,老婆儿一家可以得到 1万元的赔偿。结果出来后,老头痛哭流涕,再多的钱也换不回老婆儿的命。可是几个儿女却看法各不相同。

二儿子说:“前些日子爸妈在我这里住又走失,我花了不少的钱,这钱我应该要。”

二女儿也不甘示弱:“凭什么,养儿防老,你不要抱怨,这些钱应该平分。这些年我也没少回去看两位老人。”

大儿媳更是理直气壮:“你个丫头争什么,想当初老人没地方去,你干什么了。还有老二,你把老人丢了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,还想要钱,门都没有。要说要钱,大头在我们这里,你们都拍着胸脯想想,老人在世的时候是不是我们伺候的多?”

二儿媳赶紧插了一句:“话又说回来了,你伺候的多,为什么老人家死在了姐姐家呢?你们配吗?”

一时间唇枪舌剑,乱作一团。最后,还是一直没吱声的大姐发言了:“好了,你们都闭嘴吧。这个钱你们都没资格要,我也没资格,你们先想想自己的为人,你们不觉得问心有愧吗?老人家用命换来的这几个钱,你们觉得要了能花吗?他老人家活着的时候,你们自己早已对蔡国庆“仰慕”多年当皮球踢来踢去,现在死了,为了争点钱,你们闹成这样,你们不嫌弃丢人吗?反正,我一分也不要,你们也都没有要的权利。”

大家一下子理屈词穷,现场立刻平静下来。这时,老头儿擦了擦眼泪发言了:

都别说了,你妈从小拉扯你们不容易,可是老了有病了,除了你大姐,你们都往后躲。叫我们临老没有一个安身的地方。其实你们不知道,你妈不是车祸啊,最近几天我就见她唉声叹气的,她说她的病好也好不了,死也死不了的,太拖累我了,也拖累你大姐,没准她是有意这样做的。你妈是病了,但是她眼不瞎啊,她实在是不想拖累我们了,才走上这条路的。你们为人儿子,好好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,现在有没有脸在这里争这些钱,你们这样不是叫你妈死都闭不上眼睛吗?你妈活着的时候也多次说过,养儿防老,现在已经没用了,是我们拖累了大姑娘啊,这辈子恐怕都还不上了。现在你妈尸骨未寒,你们啊,钱真的就那么重要吗?

共 275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笔者将农村生活中赡养老人问题令人深思,老人在老家无人照料,辗转去几个孩子家,结果老人怕连累孩子,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文中老太太走失一事让人担忧,为下文的车祸等埋下了伏笔。世人都贪恋钱财,而老太的事故赔偿金让人性的丑恶一面体现的淋漓尽致,殊不知金钱难买亲情。文章表达流畅,用词准确,结构安排巧妙,养老问题成为当今时代的热点,作者角度独特,笔法犀利,佩服!感谢赐稿天涯,期待精彩佳作!【友情:独步寻花】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2楼文友: 10:44:07 短小精悍,发人深思,顶! 探索文学,谨为《呜咽的柳沟河》积蓄能量……

东莞看白癜风专科医院
藤黄健骨丸
衡阳市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
杭州房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