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图片

昨夜星辰散落到天空永恒

2021-05-02 来源:

特侦组从矛盾点 昨夜星辰散落到天空,我卧床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就像爱丽丝到了仙境一般,我到了另外一个奇幻的世界。

天空下着雪,雪花落在枯树上,变成了树梢挂着灯笼,随风又飘向远方。月亮被镶在整座大大城堡的墙壁上,发着昏黄的荧光,像是想让诗人把她吟唱,哥特式的古建筑,飘荡在半空。九曲的小路不知道在通往何方,我就在小路的最末端,下面是无尽黑暗,我并未感到慌张。

我慢慢的往上走,慢慢的打量眼前的这个移动城堡,城堡的最底端是一片云烟,而他的墙壁是用古代红砖所堆砌,我知道我所见的只不过是那冰山一角,这里的奇妙,并不只会是这移动的城堡,以及那镶着月亮的高墙。走着走着,我发现,从树上飘落而下的灯笼稳稳当当的落到了我的脚边,为我指明了前路,路的尽头就在城堡的最高处——一座王宫。

这里似乎没有白天,无论身在何处,都会看到自己被笼罩在那淡淡的月光下,月光洒在地上,变成了河水,叮咚的将灯笼托起,灯笼摇晃,但未流走。雪花继续飘落,但从未觉得些许寒冷。

正当我享受着奇妙的美景时,我随眼一瞥,却看到了与这美景不符的画面,一只叼着烟斗,满嘴黄牙的老猫,老猫戴着一副老花镜,两个耳朵中的一个不知道被哪个讨厌他的人揪了下去,只留下一道疤痕,他的胡子似乎从来就没有理过,身上的背带裤满是油渍,慵懒的歇倚在一个灯笼上。

老猫冲我开心的一笑“嘿,年轻人,你好,我叫琼。”我直言不讳,“老猫,你这样的肮脏丑陋,为什么还要笑的这么开心。”琼说“你已经是这个城堡里第九十九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了,为什么这么开心呢,我也不知道,所有人都说,因为我的名字叫做琼,就没有资格和理由每天这么开心幸福,那请你沿着这条路去帮我问问国王吧,睿智的他一定会给我们答案的。”随即从角落里拿出一杯白兰地,一口饮下,又马上吐出,竟被自己逗的哈哈大笑,转身便翻到河里去,不见踪影。我也无心顾及他,闷头走向梦中国度的王宫。

如果说,城堡给我带来的感觉是神秘奇妙,那么眼前的王宫我只好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奢华。水晶的台阶上镂空花纹,大殿两旁三百猫武士衣着金甲手配银枪,抬头望去,琼楼玉宇,四个屋檐下鎏金飞燕,转身一看,大殿中央,八个擎天理石一字排开,脚下绸缎地毯铺满几百平米的地面。我喘着粗气,疾步向前,路到尽头,微微扬首,国王也是一只猫,但他与琼没有一丝相同。

高礼帽,小眼镜,八字胡,黑色领带,淡蓝色衬衫,西服西裤,浑身透过一股王者的气质,唯独,眼神里有一丝忧郁。年轻的国王率先开口,“先生你好,我是这个城堡的国王,我叫傅。”我回话“国王您好,我是来自一个远方的人,来这里想请教睿智的您一个问题。”国王缓缓起身,走到我身边,我感觉到的不是王者给我带来的恐惧,而是一种深深的忧郁阴影。傅的眼神还是那样的莫名显示出悲伤“你问吧。”我退后一步,尽量让自己不受他的忧愁所感染,“恕我冒昧,原本我这远行人打算为老猫琼问上他的问题,为何一无所有的他会如此快乐,现如今,我想问上我自己的问题,为何拥有了一切的您会如此忧伤。”

如同戏剧,国王给了我这样的答复“你已经是这个城堡里第九十九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了。”但我觉得,傅比老猫慷慨的多,因为除了这句话,他好和我说了很多,“先生你说我拥有了一切,可是我拥有了什么呢,这奇妙的城堡,这悬月的楼墙,这年岁光景,可对我而言,这些并不是我真正想要的,我又还能拥有什么呢,我想要的是幸福,别人对我的真心,我生活的自由,以及每天每日的无忧无虑。”

国王抿了抿嘴唇,继续说道“人们称我为睿智,只是将我和那些大亨男爵做比较而已,那些猫的眼里,满是地位欲望,浮夸傲慢,在他们眼里,那些才是真正的幸福和快乐,而我的睿智,只不过是因为我还明白,什么是真正的幸福。”

傅苦涩的一笑,“你说,老猫什么都没有,但是他有那劣质的白兰地,还有永远都叼在嘴上的大烟斗,还有,那挥霍不完的快乐和幸福感,他才是这个城堡真正的国王。”

傅转身离去,我也抬头仰望没有月亮的星空,慢慢走下楼梯,谁知转角又遇到那戴着老花镜的琼,“嘿,小伙子,国王怎么说?”我笑了笑,调侃到,“国王说你的白兰地里被施了魔法,让你笑的停不下来。”琼也笑了,“哦,哦,是么。”露出一口松动的黄牙。

我走啊走,看到雪花落在水里,变成了纸船,回头看了看这神秘的国度,我想,作为两个问题第一百个提问者,我已经为他们找到了答案:

所谓幸福,不是舍身去选择富裕,让城堡飞翔在内心的囚笼,而是宁愿去拥抱贫穷,让内心插上翅膀不再虚空。

共 17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个离奇的美丽故事,作者通过对我以及老猫、傅等人的对话描写,对幸福进行了诠释,结尾一句话很有哲理,佳作欣赏!【:李荣】

1楼文友: 11:4 :52 问好作者,期待更多作品! 喜欢文学、音乐

广州卵巢炎哪家好
巴中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
广州白癜风治疗哪家好
友情链接
杭州房产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