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图片

永恒蓬莱第752章云麓恩怨搭配

2020-05-21 来源:

永恒蓬莱 第752章 云麓恩怨

夕遥调息完毕之后,就带着胖蘑菇离开了元磁风暴。..将雷神锤留给了萧若离,萧若离的诅咒,需要雷池的雷电去清除。他们三个人,在雷磁结界里修炼上一段时间,对他们都有好处。而夕遥,有自己的事儿要做。他回到宵霆城,通过传送法阵,回到了混乱域。

在这里,又碰到了熟人。曾经的疯子,此时没有一点儿疯了的样子。胡违礼打扮地很干净,没有往日一丁点儿的邋遢。那个酒葫芦还是挂在身上,身上飘散的,有浓浓的酒味。嗜酒这一个特征,倒是一丁点儿都没有戒掉。他的眉宇之间很是忧虑,看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。

“你小子真是福大命大,不是说死在雷坟了么,又活过来。”他的手要攀上夕遥的肩膀,却攀了个空,有些讪讪地收回了手,“看不出来,你的本事不小,能够躲过我这一握。”胡违礼说完,再一次快速行动起来,他倒是不相信,这短短十年,夕遥有这么大的变化。

艘科科仇孤球情战太太诺主

可他连一片衣袂都挨不到,有些气喘吁吁地盯着夕遥,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少年,已成长到他都比之不上的地步。在御院,他们虽然轻视于他,但那短暂的日子,确确实实保住了他一命,夕遥欠他们的,是时候偿还了,“发生了什么事儿,你们莫非也是在寻找山门?”

云麓书院的许多分院,都在寻找落脚的地方,以御院如今的实力,那确实有些痴心妄想。胡违礼摇头,“不是这样,御院早就废了,我们只是在寻找延寿果,红棉的寿元将尽。”御院门下的四大弟子,都是残缺的。大师兄邹志恒,丹田有漏洞,但对于器械的测试极为精通。戚红棉,练功便会燃烧寿元。夏浅语经脉穴位不畅,难以形成术法。武宁气感很是薄弱,无法修行。

他们进入云重鬼渊,当然也会遇到危险,四个徒弟,基本上没有什么战力。危险来临,只有戚红棉,能以生命为代价,施展强力的剑招。“你带我去看看吧。”他们见到夕遥的时候,都为之一愣,戚红棉已是满头白发,就是一个风烛老人,随时都可能逝去。

夕遥没有什么别的办法,只能靠胖蘑菇,“小胖,你去。”胖蘑菇很是不情愿,但还是放了血。这一次的消耗比较多,它足足缩小了一倍,爬上夕遥的肩膀,很是委屈地盯着它。夕遥沉声道,“别担心,很快就能够补回来。”

艘地不科闹学酷由太闹通诺

接下来,他替夏浅语疏通了堵塞的经脉,而且将武宁的气机提高,教授他脉门开启的办法。脉门修行,在灵慧回归之后,得到完美的推演,十年,就已达到该做饭的时候做饭。”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主任王仲颖认为了巅峰状态。但这并不是全部,还有好多的脉术,如同修行者的术法,需要去不断钻研。

夕遥这一次来的很对,胡违礼为他提供了消息。在云重鬼渊,又发现了一域,这一域悬挂在空中,被不知名的法阵遮掩。云家找到了这个地方,并封锁了通路,想将这一界当做他们的大本营。云重鬼渊的很多人都去了那里,想要一举攻破云中界,打破云家的垄断。

云家,夕遥跟他们的纠葛,可是不死不休。听说顾小顾也在那里,而且受了伤,群雄以为他们是云家的帮凶,虎视眈眈。夕遥连告辞都没有说,就飘飘然去了云中界。御院的人情已经偿还掉,不再值得他留恋。而云中界,云家的阴谋,他必然是要阻止的。

云中界耸立在天空之中,夕遥不声不响,没有惊动任何人到了这里。顾小顾的剑,画着彗星的尾巴,袭向金无缺。从雷坟逃出来的荒古世界中人,在云重鬼渊扎了根,一部分人寻找机缘,一部分人扼守入口,防止荒古世界之人侵入。

神麓阁,天机门,逐鹿阁,金风细雨楼,万宵殿,在荒古世界的道统都被摧毁了。玄阶以上的高手在荒古世界流亡,玄阶以下的高手,都逃掉鬼渊。这是大争之世,云重鬼渊里有各种机缘。洪荒留下来的洞府,遗泽,逐渐的显露在人们面前,而乱帝神藏不过是一角缩影。

这云中界里,就庞大的财富。众人按说是一起来寻宝,该一只对外。金无缺屡次三番挑衅,顾小顾也是心高气傲之人,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。金光霍霍,剑光濯濯,两人打得不可开交。顾小顾毕竟修行时间短了,有所不敌。夕遥突兀出现,一脚蹋在金无缺的脸上,一个鞋拔子印清晰可见。

众人愕然,顾小顾错愕片刻,其后狂喜,“夕遥,你没死,没死。”来了一个重重的拥抱,夕遥带着笑意,“怎么,你希望我死了。”顾小顾回过头来,恨声到,”就是这家伙宣扬了你的死讯,还有星院的院长,也是这般说的。”

在雷坟,天机门的这个人,一眼就看出噬乱瓶在他的身上,看来有些本事,又为何会算错。顾小顾有些恍然大悟,“我知道了,这些该死的骗子,就是为了能和神麓阁结婚。夕遥,我们快走,不然去的晚了,就迟了。”在场的人,有些面色大变。云飘飘要嫁的那个人,正是天机门的高足,宣言夕遥的死讯,真实别有用心?

天机门的人脸色青紫,“顾小顾,你不要乱说,我告诉你,天机门还不至于做这么下作的事情。”顾小顾冷哼一声,“谁知道呢?”他准备拉着夕遥就走,夕遥却停了下来,“我们先把眼前的事儿解决好了再说。”顾小顾叹了一口气,“这里有极为厉害的结界,我们根本闯不过去。”

夕遥嘴角一笑,“是么?”他的手指轻轻在结界上一戳,变听见如破冰一般的裂口声响。群雄们惊若寒噤,呆呆地看着夕遥,只觉得无比恐怖。在结界之内的,打呼不妙,“不好了,结界破了,快,赶快迎敌。”本以为能够凭借结界,毒霸云中界,可是谁想到,这结界在夕遥的手里不堪一击。

敌科地科闹学情所秘情最

夕遥有些发冷地说,“这一次,由顾小顾统领你们进去寻宝如何?”在这强大得力量面前,无人敢说不字。“顾少侠功力卓绝,我愿听从号令。”附和之声,一片接着一片。顾小顾确实跃跃欲试,“不行,夕遥,我们得赶紧去神麓阁,不然会后悔的。”

“神麓阁我自己去,你进去找云家的麻烦,替我好好出一口气,那云家长老,不该留的,就不要留了。”现在,他已完完全全成了一个过客,不便牵扯太多。从云中界飘然而下,望着北面疾驰。他的平静的心境,有些细微的波澜。

回想起和云飘飘相识的点点滴滴,他由衷的发出危险。自己欠了她的情,在神麓阁的驻地,那个男人和云飘飘互相盟誓,结成了夫妻。云飘飘是自愿的,这个男人的眼光里,也尽是柔情蜜意。夕遥想要现身一见,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当你爱我的时候,我确茫然不知我拿了奖学金,一味闪躲。当我想要为你战尽天下的时候,你又不需要了。夕遥的心有些痛,雪山气海震荡,灵魂飘忽。他捂着自己的脑袋,压抑着情感,从空间通道里遁入了荒古世界。荒古世界的灵气更加磅礴,这是一个高等级的位面,适合修行。

夕遥大摇大摆地走入其中,引起了别人的注意。没人询问他是谁,要干什么,只是凌厉到极点的术法攻击。他的内心本来就很痛苦愤怒,需要发泄,这些人成了他发泄怒火的对象。神麓阁内驻扎的人,全都灰灰湮灭,就连那天阶高手,也不是夕遥一合之敌。

死的死,逃的逃,这里已成为一片地狱。找出一些阵石,在神麓阁外围,构造了一个周天星辰大阵。神麓阁的人发现此间的情况,就会搬回来吧。飘飘,我欠你的,也只有利用这种方式偿还了吧。回到盛大的婚礼,看到云飘飘眼角滑落的泪。

她还是以为他死了吧,天机门的门主,星院的院长亲自推断,应该觉悟出错的可能。但夕遥跳出来星辰束缚,观星之术又怎么可能找到他的踪迹。或许这些人都没有说谎,只是夕遥的命运决定了,有这样一场误会。夕遥叹息着,这样也好,自己不用去做出抉择,辜负他人。

云重鬼渊的事情终结了,他走的有些远,进入碧野大陆就算是上了岔路。他神不知,鬼不觉出现在云麓堡,然后回到了云麓书院。在云麓书院,还有一个祸害和一个敌人要解决。那个敌人,便是云空竹,至于云杰,已不再夕遥的眼里。

云空竹身为云麓书院的院长,三番五次对付他,最后将他打落雷坟。杀了夕遥之后,云空竹回到了他的山谷里,又过着隐世的生活。他还是一个人下着棋,白子黑子都是自己下。夕遥突兀地坐在对面,云空竹却没有多大得惊讶。

夕遥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淡然,淡然道,“我陪你下一局如何。”云空竹道了一声好,童子看着夕遥,似乎有些印象,这不是云麓书院有史以来最废的人物么,怎么做到院长对面。山谷很静,只听见棋子落子的声音。两个人沉浸在这一盘棋中,其中杀机迸裂,表面却十分平淡。

结科科远闹术鬼接考诺故诺

在山谷外,各院院长精英,已经全都聚集,这一刻,无比凝重。夕遥只是露出了一丝天机,被星院的院长捕捉道,便派了所有的人手来。时至今日,曾经的弃徒,已经能够威胁整个云麓书院了。所有人都觉得度日如年,这盘棋,从天明下到了天黑。

其间偶尔有过一些交谈,夕遥问道,“悔否?”云空竹微笑道,“落子无悔。”落子无悔,那就继续下,这一盘棋,就是一个沙场,两个人围绕着白子黑子,展开激烈的争斗。道童只是有些好奇,看了一眼棋盘,就吐血摔倒在地上。

到了第二天天明,夕遥才冷冷道,“还继续否?”云空竹很是落寞,“不必了,你已经赢了。”夕遥突兀地从山谷中消失,似乎从来都未曾出现过。各院院长涌入山谷,低声垂问,“院长。”云空竹垂下双目,端坐其上,不为所动。

童子低声询问,“院长?”云空竹没有回应,童子小心翼翼探了探院长鼻息,惊恐地跪在地上,“院长仙逝了。”云空竹确实已经到了大限的日子,但猝然长逝,与夕遥脱不了关系。星院院长大声道,“赶紧去将这逆徒抓住,去,通知浮空五殿的祖师。”

看夕遥的本事,若是浮空五殿的祖师不出手,只怕很难制服他。星象明明显示,夕遥已经死了。难道说,他已经可以蒙蔽天机。云麓书院的院长,因为一个放逐弟子的一盘棋,就仙逝去了。这注定要成为云麓书院的耻辱,不管书院如何分裂,都磨灭不掉。

夕遥才不管耻辱不耻辱的,他和云空竹的恩怨,在于麋鹿首领。若是云空竹能够起先留意一下老麋鹿,悲剧就决然不会产生。云空竹认为老麋鹿对他来说,没有那么重要,可等到失去的时候。才发现千年的陪伴,早就成了生活里,不可取代的一部分。

老麋鹿以死来威胁夕遥,又何尝不是对云空竹的控诉。云空竹稍微的用一点儿心,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。夕遥虽然也很是无辜,云空竹去认定了他是罪魁祸首。因为只有这样,他才能缓解自己的空虚。一个人活得太长了大部分人不喜欢填表单,也是一种悲哀。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,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,又有什么意义。

这一盘棋,确实耗尽了他的心力。云空竹也以为夕遥死了,平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。但最后等来了夕遥,一切的算计,都只是可笑45700丑角,他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。云空竹不再挣扎,在一盘棋,结束自己得一生,也是最好的选择。至于云麓书院的未来,他从来都不曾在乎过。

九江治疗妇科医院
动脉硬化的表现
榆林男科医院哪家好
平凉治疗白癜风医院
大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安阳治疗白斑病费用
友情链接
杭州房产网